大鸨:草原不能承受之重

冯立国   2016-06-14 07:15:49


口 撰文·摄影/冯立国



锡林郭勒草原的大鸨。这个大鸨东方亚种在俄罗斯、蒙古国和中国的内蒙古、黑龙江繁殖,在中国的辽宁、河北以及长江中下游、黄河流域越冬。它们在全球的数量可能已不足2000只。

大鸨曾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的草原地带,包括欧洲南部、摩洛哥、中东、阿富汗、中亚、西伯利亚南部、蒙古国,往东一直到俄罗斯东部。2010年欧洲鸟类学家对全球大鸨分布和数量的调查结果显示,大鸨的全球种群数量约为4.41万只-5.7万只,其中57%-70%分布于西班牙,俄罗斯的欧洲部分占15%-25%,中国、蒙古国及俄罗斯东南部占4%-10%,葡萄牙占3%4%,匈牙利占3%,土耳其占1%-2%,其余零星分布于其他10个国家。

大鸨有两个亚种,指名亚种的繁殖和越冬地主要在欧洲,中国新疆有少量分布。东方亚种的繁殖地在俄罗斯东部、蒙古国、中国内蒙古和黑龙江,越冬地在中国辽宁、河北及长江中下游、黄河流域。两个亚种中均有为数不少的成年个体在繁殖地越冬,不迁徙。目前世界上的大鸨保有量中绝大多数是指名亚种,东方亚种数量很少,全世界可能已不足2000只。

有报道称部分国家(如土耳其、伊朗和中国)的大鸨种群数量持续下降,但2010年的调查表明,在过去10年里,大鸨的全球种群数量不减反增。究其原因,是由于近些年的大鸨主要分布区(如西班牙、葡萄牙)开展了全面、定期的调查,且这些国家制定禁捕令,大鸨数量在这几十年里有明显回升。

不容忽视,占全球大鸨总数6%-10%的地区,大鸨种群数量在下降。原因是什么呢?

大鸨幼鸟和卵的天敌很多,比如乌鸦、喜鹊、狐狸等都会偷食幼鸟和鸟卵。而狼、狐狸等动物很难对成年大鸨构成威胁。不过,大鸨的最大天敌是人类。

以前多数人认为狩猎是导致大鸨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现在人类农耕区域急剧扩大、过度放牧使得大鸨栖息地大幅度减少,这是大鸨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此外,农药的大量使用、高压线的增多、机械化割草、草场沙化、干旱等都给大鸨生存和繁衍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


辽阔的大草原,才是大鸨的理想家园。它们是典型的草原鸟类,喜欢在远离人烟的干草原、稀树草原和半荒漠地带活动。渐渐地,它们熟悉的草原上出现了一些牧场和居民点。



锡林郭勒草原是保存比较完整的原生草原,面积超过100万公顷。在这里,大鸨能找到比较适宜的栖息地。

一位了不起的美国女性学者在蒙古国西北部利用卫星接收器环志大鸨11只(10雌1雄,应该都是东方亚种)并跟踪3年,摸清了11只大鸨3年的繁殖越冬迁徙路线:1只雄性大鸨没有迁徙,1只迁徙几百公里就遭猎杀,其余都飞到了中国陕西、山西越冬。3年后,她环志的大鸨仅存活2只,即3年死亡率超过80%。死亡的9只中有3只在蒙古国遭猎杀,3只在中国撞上了高压线,这些竟然占到1/3,还有一些失踪或被狐狸吃掉。大鸨东方亚种本来数量很少,加之分布国家缺少鸟类保护措施,大鸨东方亚种早已成为濒危鸟类。

在欧洲,大鸨也曾是抢手的猎禽。由于它个子大,行动相对迟缓,是猎手喜欢的猎物。1838年,大鸨在英国因过度狩猎而绝迹,接着在瑞士、苏格兰、瑞典、丹麦、荷兰、法国、希腊、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等国相继消失。

2015年7月1日,我与朋友自驾前往与蒙古国接壤的锡林郭勒草原寻找大鸨,两天驱车500余公里,4次见到大鸨,总共只有5只。陪同的内蒙古朋友讲,过去每年都会有人猎杀大鸨。

大鸨是鸟类摄影爱好者最喜爱的鸟之一。在拍摄时一定注意不要过度干扰,尤其是大鸨在求偶、孵化和育雏期,避免多人、经常性围剿式拍摄,防止过分暴露大鸨的行踪,让非法狩猎者轻易得手。

目前,大鸨的生存处境愈发艰难。镜头中,我们能定格大鸨的美丽;镜头外,我们要保护大鸨的生存之路。让我们用对自然的感恩心和敬畏心延续大鸨的美丽,让大鸨飞。


生命之重

这只在空中优美飞行的大鸨,摄影师在地面拍摄时发现它只有一条腿。我们从这个飞行的画面上也隐约可以看到一些不正常。大鸨的起飞,都需要双腿几步蹬地助跑才能飞起来,这个特点也被猎杀者发现,他们通常在大鸨可能助跑起飞的地方放上猎具以捕获。这只一条腿的大鸨是否是在挣脱猎具时弄断了一条腿,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能性非常大。这只大鸨靠着一条腿蹬地,它的起飞可以想象非常艰难,但是它还是飞上了天空。所有的生命都渴望美丽,这只单腿大鸨飞行的优美画面,令人动容。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大鸨:草原不能承受之重